江行遠 作品

《時暮江行遠 》 第23章

    

心有些虛,輕咳了聲:“時暮……”話還冇說完,她打斷他:“我現在就做。”芝芝,芝芝不能冇有媽媽。江行遠頷首。很痛。那根針紮進時暮骨頭裡時,江行遠莫名的覺著自己的骨頭也傳來鑽心的疼痛。上輩子,時暮就是這樣自己扛過來的嗎?她一個人,冇有依靠的躺在那張冰冷的床上,內心該是多麼的絕望。聽到時暮齒間壓抑著的痛聲,江行遠一顆心狠狠揪在一起。做完術前穿刺,她痛得臉色慘白。江行遠走到她身邊,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一支棒棒...《時暮江行遠》小說作者是時暮江行遠。書中精彩片段:...《時暮江行遠》第23章免費試讀翌日,江行遠請了假陪時暮去醫院檢查。

時暮心生疑惑,但還是冇有說什麼。

坐在醫生的辦公室裡,江行遠看了眼那醫生的樣貌,和胸前的名字。

紀榮。

紀醫生看著檢查報告,神色凝重,他看了看時暮,又看向江行遠,問:“您是時小姐的家屬嗎?”

江行遠點頭:“我是她丈夫。”

簡單一句話,卻惹得時ʟʟʟ暮心跳加速。

“檢查報告顯示,時小姐患上了甲狀腺癌。”紀醫生說。

聞言,時暮下意識握住江行遠的手腕,眼中儘是不可置信和恐慌。

可是她轉頭看向他,他神色間冇有意外,隻是輕輕皺眉,彷彿一切儘在意料之中。

江行遠緊盯著那份檢查報告,悄然將時暮的手反握在手心裡。

果然還是一樣的。

“要怎麼治療?”他問,冇注意自己握著時暮的手不自主地縮緊。

“現在還不確定癌細胞有冇有擴散,要做術前穿刺,如果冇有擴散,儘快安排手術是最好的。”紀醫生回道。

江行遠轉頭看向時暮,才發現時暮怔怔地看著自己,眼底有不明瞭的一抹情緒。

他一霎心有些虛,輕咳了聲:“時暮……”

話還冇說完,她打斷他:“我現在就做。”

芝芝,芝芝不能冇有媽媽。

江行遠頷首。

很痛。

那根針紮進時暮骨頭裡時,江行遠莫名的覺著自己的骨頭也傳來鑽心的疼痛。

上輩子,時暮就是這樣自己扛過來的嗎?

她一個人,冇有依靠的躺在那張冰冷的床上,內心該是多麼的絕望。

聽到時暮齒間壓抑著的痛聲,江行遠一顆心狠狠揪在一起。

做完術前穿刺,她痛得臉色慘白。

江行遠走到她身邊,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一支棒棒糖,輕聲說:“辛苦了。”

時暮看著那棒棒糖,葡萄味,她的最愛。

“我已經26了。”她喃喃道。

“26歲就不能吃棒棒糖了嗎?”江行遠撕開包裝紙,遞到她的唇邊,“希望芝芝26歲時也可以毫無顧慮地吃糖。”

想到芝芝,又想到自己的病情,時暮含著那棒棒糖,仍覺得嘴中發苦。

“芝芝……”她握住江行遠的手,“如果芝芝冇有媽媽……”

“彆胡說,你會好的。”他打斷她。

“為什麼這次不是誤診……”時暮不動聲色地深吸了一口氣,“行遠,上一次……”

江行遠驀地回憶起上輩子他懷疑時暮騙他,便冷言冷語地對待她。

“那次誤診隻是意外,我知道。”他語氣堅定,不肯再讓她多想。

聞言,時暮微張著嘴,滿是遲疑地說:“你不是……一直以為我是故意騙你患病結婚的嗎……”

“我冇有懷疑這件事情。”他回道。

那天她哭得那麼傷心,怎麼會是騙人的。

“時……暮,我是你的丈夫,我們可以一起麵對所有的事情。”

“你還記得嗎,領證的那一天,我說,隻要好好配合治療,都還是有機會的。”

時暮聽著,心裡湧過暖流。

不知道為什麼,江行遠像是突然變了一個人一樣。

彷彿終於可以感受到感情一樣,會照顧她的情緒。

嘴裡那支葡萄味的棒棒糖好像有了些許甜味。

“是因為……我得了絕症,所以你纔對我這樣好嗎?”時暮愣愣地問。

江行遠張了張嘴,想要說些什麼。

這時,紀醫生拿著檢查報告走出來,凝重的神色輕鬆不少。

“時小姐,要先恭喜你,癌細胞並冇有擴率粥散,隻要切除掉腫瘤,你的身體就會恢複健康了。”是你的丈夫,我們可以一起麵對所有的事情。”“你還記得嗎,領證的那一天,我說,隻要好好配合治療,都還是有機會的。”時暮聽著,心裡湧過暖流。不知道為什麼,江行遠像是突然變了一個人一樣。彷彿終於可以感受到感情一樣,會照顧她的情緒。嘴裡那支葡萄味的棒棒糖好像有了些許甜味。“是因為……我得了絕症,所以你纔對我這樣好嗎?”時暮愣愣地問。江行遠張了張嘴,想要說些什麼。這時,紀醫生拿著檢查報告走出來,凝重的神色輕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