芝芝 作品

《時暮江行遠 》 第22章

    

畫了一幅畫。她一邊畫,一邊說:“穿著公主裙的是芝芝,穿著西裝的男人是爸爸,長頭髮的漂亮女人是媽媽……”時暮坐在芝芝身後看著,眼眶微微濕潤。她揉了揉芝芝毛茸茸的小腦袋,說:“芝芝好乖,媽媽最喜歡芝芝了。”芝芝回過頭,眨了眨無辜的大眼睛,問:“那芝芝和爸爸,媽媽最喜歡誰?”時暮一愣。兒童房門口,江行遠依靠著門框而戰,頗不嫌事兒大的附和道:“我也想知道,我和芝芝,你最愛誰?”結婚六年,兩個人之間從未提過......《時暮江行遠》第22章免費試讀翌日清晨,時暮一如往常起來給芝芝做早餐。

江行遠猛然從睡夢中醒來,伸手一摸身側被褥僅剩餘熱,他拖鞋都冇穿,直直跑出臥室。

在廚房裡看見忙碌身影的時暮,他一顆心終於落下。

不是夢。

見江行遠神色焦急,時暮蹙眉問:“怎麼了?”

他一怔。

總不能說是為了確認她還在不在吧。

“嗯……麻煩給我也做份早餐……”他不擅長撒謊,一字一句緩緩說道。

時暮聞言,卻笑起來:“做個早餐而已,值得你這麼急?”

說完,她轉回身,繼續去翻煎鍋裡的雞蛋。

急,怎麼不急,這輩子多看她一秒,都是他賺到。

驀地想起時暮的病,江行遠回屋拿出手機,給誰撥去了電話。

掛了電話,他又站到廚房門口,頓了頓,聲音儘可能保持平穩,說:“我替你預約了醫院的體檢,你明天去吧。”

預約的明天,是希望今天芝芝生日時暮可以冇有憂慮,開心地度過。

時暮身形一僵,提起“體檢”,她總忍不住想起當初江行遠的態度。

“為什麼……突然要我體檢?”她怔怔問。

這下輪到江行遠啞口無言。

他想要早點查出時暮的病情,儘快做手術恢複,這樣就可以避免上輩子的結果。

倒是忘了這樣會顯得突兀。

“嗯……做個體檢放心一些,你也不想突然生病,不能照顧芝芝吧。”江行遠垂著眼簾,生怕被時暮看出些什麼。

時暮將溫好的牛奶倒入杯中,低聲悶悶應了:“好。”

她伸出手,將那杯牛奶遞到江行遠的方向。

眼前的這一幕,和上輩子他和她說最後一句話的那一幕重疊。

那一次,她也是遞來一杯牛奶,卻是提離婚。

而他冷眼相待,對她最後的溫情視而不見。

這一次,他接過牛奶,一飲而儘。

溫溫熱熱的,很暖胃,連著心都是暖的。

時暮看著有些怔,片刻後竟輕笑起來:“喝得這麼急,還要再來一杯?”

江行遠看了眼玻璃杯,而後鄭重點頭:“以後每天都要。”

夫妻間平淡一句話,時暮聽了卻像是情話一般紅了臉。

她又給他倒了一杯,回道:“知道了。”

傍晚,江行遠先去了時暮公司樓下接她,而後載著她去了幼兒園接芝芝放學。

車上,芝芝有些興奮,一張小臉止不住地笑。

時暮看著,也忍不住笑,她問:“這麼開心啊芝芝。”

芝芝點點小腦袋:“開心呀,爸爸媽媽終於有時間在一起陪芝芝啦!”

江行遠從後視鏡裡看著和睦融洽的母女,嘴角不禁揚起一絲笑意。

到了遊樂場,江行遠和時暮陪著芝芝玩過了旋轉木馬,充氣城堡,兒童滑梯等一係列設施。

芝芝的笑容就冇有消失過,時暮唇邊的笑意也一直在。

江行遠站在她們的身後靜靜看著,心中想著希望時間可以停在這一刻久一點。

晚上回到家,芝芝在小桌子上用彩筆畫了一幅畫。

她一邊畫,一邊說:“穿著公主裙的是芝芝,穿著西裝的男人是爸爸,長頭髮的漂亮女人是媽媽……”

時暮坐在芝芝身後看著,眼眶微微濕潤。

她揉了揉芝芝毛茸茸的小腦袋,說:“芝芝好乖,媽媽最喜歡芝芝了。”

芝芝回過頭,眨了眨無辜的大眼睛,問:“那芝芝和爸爸,媽媽最喜歡誰?”

時暮一愣。

兒童房門口,江行遠依靠著門框而戰,頗不嫌事兒大的附和道:“我也想知道,我和芝芝,你最愛誰?”

結婚六年,兩個人之間從未提過“喜歡”,更彆說“愛”。

時暮紅了臉,假裝看不見江行遠:“媽媽最喜歡芝芝。”

“哦……”他尾音拖長,眼底有光閃動:“最喜歡芝芝,最愛爸爸對不對?”,爸爸媽媽終於有時間在一起陪芝芝啦!”江行遠從後視鏡裡看著和睦融洽的母女,嘴角不禁揚起一絲笑意。到了遊樂場,江行遠和時暮陪著芝芝玩過了旋轉木馬,充氣城堡,兒童滑梯等一係列設施。芝芝的笑容就冇有消失過,時暮唇邊的笑意也一直在。江行遠站在她們的身後靜靜看著,心中想著希望時間可以停在這一刻久一點。晚上回到家,芝芝在小桌子上用彩筆畫了一幅畫。她一邊畫,一邊說:“穿著公主裙的是芝芝,穿著西裝的男人是爸爸,長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