宋春雪 作品

《四兒一女無人送終,老孃六親不認》 第13章

    

恍然如夢。恍惚間,宋春雪也不知道此時的自己是在夢境裡,還是真的重生了。看到趙玉芳帶著笑容來到地埂邊,宋春雪不禁盯著她年輕的麵容出了神。還記得趙玉芳兩口子都走在她前頭,死前兩個兒子不爭氣,孫子們也都去了城裡,他們的老家多年冇有住人,荒草萋萋。但他們臨死前的幾年,回來在老家住著,時隔多年,她還記得趙玉芳瘦的不成人樣,說起不成器的孩子時不自覺的流眼淚。他們都是同病相憐的人,將所有的心血都傾注在孩子身上,...《四兒一女無人送終,老孃六親不認》是作者午睡的雨獨家創作上線的一部文章,文裡出場的靈魂人物分彆為江夜銘宋春雪,超爽情節主要講述的是;...《四兒一女無人送終,老孃六親不認》第13章免費試讀

老大江夜銘安分了不少。

他媳婦陳鳳似乎被他警告了,第二天起來時眼睛紅紅的。看到宋春雪時頭一扭,轉身又進了院子。

宋春雪偷笑,看來老大也不是對陳鳳冇有辦法,隻是之前捨不得說她。

男人終究是男人,他雖然疼媳婦,但陳鳳三天兩頭的鬨,還將所有的家務活推給他時,他也冇了耐心。

想到陳鳳將來看到她就衝她吐口水,還讓幾個孩子喊她老太婆,不讓喊阿奶的樣子,宋春雪對這個女人一點都同情不起來。

陳鳳斤斤計較還愛占便宜,一點虧都不願意吃,她的兒子繼承了她的性子,看似精明實則聰明反被聰明誤,快四十歲了還在打光棍……

在灶台前起身,將燒好的湯給自己盛了一碗。

“喝湯咯!”

她喊了一聲,讓他們自己來端。

幾個兒子個個比她高出一個腦袋,還等著她將吃的端到跟前伺候,像什麼樣子。

老大老二老三乖乖的來到廚房,端起碗筷去了北屋一起喝湯。

粗瓷碟子裡放著一塊白麪餅子,和三塊粗糧麪餅子。

宋春雪將白麪餅子分成四份,分給了飯桌上的每個人。

老大江夜銘看向她,宋春雪冇好氣道,“你媳婦兒不願意跟我們一起吃飯,好東西就冇她的份。”

老大冇再說什麼,埋頭喝湯。

“家裡的活兒就交給老大兩口子了,飯做好我們就回來,有冇有問題?”

宋春雪不放心,擔心他們倆會當作耳旁風,喝湯吃餅子的時候提醒了一句。

老大低著頭,不情不願的應聲,“嗯,知道了。”

宋春雪滿意的點頭,一轉眼對上三娃好奇又傻氣的目光。

“怎麼,不認識你娘了?”

三娃猛地埋頭,將湯喝完起身往外走。

“哈哈哈,三娃肯定覺得娘怎麼跟被重新生養過一遍似的……”

老二嘲笑三娃的話還冇說完,被老大冷冷的眼神看得連忙埋頭,認真的喝湯吃餅子。

宋春雪吃好了,將碗放在廚房,便戴上帽子帶上工具去地裡。

昨晚上下了毛毛雨,今日的空氣很新鮮,太陽剛剛升起,植物上還掛著露珠。

她平日裡起得早,上地乾活也很早,等她鏟了一會兒茵陳和蒲公英之後,纔看到莊子上的人陸續到了自家地裡除草。

很不湊巧的是,今天她碰到了老熟人,剛嫁到李家莊子上時,玩得很好的安家媳婦趙玉芳。

他們兩家的地離得很近,今年又都種了扁豆,今天恰好又都來鋤扁豆。

其實宋春雪很不想看到她,因為她想起來往事。

趙玉芳第一個男人死的很早,後來莊子上來了一位姓陳的男人,便將他招了上門女婿。

因為宋春雪跟趙玉芳走得近,自然而然的跟她的男人熟了。

可是這個男人得寸進尺,竟然對她動手動腳。

之後他們的關係鬨得很僵,張玉芳跟她的男人在孩子長大後,因為陪孩子讀書去了縣裡……

人生短暫,恍然如夢。

恍惚間,宋春雪也不知道此時的自己是在夢境裡,還是真的重生了。

看到趙玉芳帶著笑容來到地埂邊,宋春雪不禁盯著她年輕的麵容出了神。

還記得趙玉芳兩口子都走在她前頭,死前兩個兒子不爭氣,孫子們也都去了城裡,他們的老家多年冇有住人,荒草萋萋。

但他們臨死前的幾年,回來在老家住著,時隔多年,她還記得趙玉芳瘦的不成人樣,說起不成器的孩子時不自覺的流眼淚。

他們都是同病相憐的人,將所有的心血都傾注在孩子身上,到頭來隻換來滿身的病痛,鬱鬱而終。

“嘿,你這人哭什麼啊,看到我就這麼難過?”

趙玉芳走到她跟前,小心的注意著腳下的扁豆,冇有踩到一根,從手中的布袋子裡拿出一塊米麪饃饃。

“你不是愛吃我做的米麪饃饃,”趙玉芳笑道,“嚐嚐看,這次做的好吃吧?”

黃色的米麪饃饃是用小米和穀子做的,很甜很潤口,不像雜糧餅子那樣乾巴。

宋春雪接了過來,怔怔的咬了一口,還是那麼甜那麼好吃。

三十六歲的她還很能乾,身體還很好,胃口也不錯,所有的東西吃在嘴裡還很有味道。

但自從過了六十五歲,人的胃口遠不如從前,嘴裡臭臭的乾乾的,吃什麼都不香。

這幾天她隻想著幾個孩子的事,都冇有好好坐下來感受一下這種變化。

“喲,你怎麼把你壓箱底的衣服都拿出來穿了,怎麼捨得?”

趙玉芳抬手摸了摸她身上煙霞色的對襟短衫,“穿上以後,在箱子裡放了這麼多年,顏色都冇有以前亮了。”

宋春雪吸了吸鼻子,低頭看向身上的衣服,“嗯,有什麼捨不得的,放著也會爛不如早點穿爛了,冇那麼心疼。”

“聽說你將李廣正從家裡趕出來了,怎麼,是不打算跟他好了?”

宋春雪蹙眉,詫異的反問,“我什麼時候跟他好了?”

趙玉芳環顧四周,“你小點聲,他經常去你家的那點心思,誰看不出來,而且一待就是兩個時辰,你彆跟我說……”

“你彆胡說,我纔看不上李廣正那樣的鱉孫,兩個時辰那次是他喝醉了酒,他非要睡在我家炕上趕都趕不走。”

“也是,以前我有什麼好怕的,覺得他是大戶人家的,不能得罪就不得罪,他倒是得寸進尺,好吃的好喝的直接開口要了,被我趕了出去。”

宋春雪冇好氣道,“以後彆跟我提他。”

“好好好,不提他。對了,你不是要把老大分出去嗎,怎麼最近不見動靜?”趙玉芳歎了口氣,“你太偏著他也不好,他最懶了。”

嘴裡的米麪饃饃越嚼越甜,宋春雪看著山對麵的羊群,是三娃在放羊。

“嗯,我看出來了,所以不打算偏著他了。我會儘量公平公正的對待他們。”

張玉芳點頭,“難得啊,你忽然轉性了,是不是遇到什麼事了?”

宋春雪一愣,“能遇到什麼事?”

“你們家老二要去當兵了,你一點準備都冇有,不給他娶個媳婦啥的?”趙玉芳推了她一下,擠眉弄眼道,“我家那個侄女兒整天想著要嫁給你家老二呢。”

宋春雪想起來了,老二好像提過一嘴,趙家二姑娘?

熱門小說《四兒一女無人送終,老孃六親不認》試讀結束,閱讀全文向上看比她高出一個腦袋,還等著她將吃的端到跟前伺候,像什麼樣子。老大老二老三乖乖的來到廚房,端起碗筷去了北屋一起喝湯。粗瓷碟子裡放著一塊白麪餅子,和三塊粗糧麪餅子。宋春雪將白麪餅子分成四份,分給了飯桌上的每個人。老大江夜銘看向她,宋春雪冇好氣道,“你媳婦兒不願意跟我們一起吃飯,好東西就冇她的份。”老大冇再說什麼,埋頭喝湯。“家裡的活兒就交給老大兩口子了,飯做好我們就回來,有冇有問題?”宋春雪不放心,擔心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