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行遠 作品

《江行遠時暮 》 第21章

    

。她大步上前,一把抱起芝芝,風一樣的溜進了兒童房。獨留一個迷惘的江行遠坐在沙發上。他拿出手機,打開日曆。2021年2月11日。是芝芝生日的前一天。不是死而複生,更像是死亡前的回光一照,像是上天給他機會彌補遺憾。就算是假的也好,就算這是地獄幻境,他也甘之如飴。兒童房內,時暮坐在芝芝床邊,盯著空氣微微出神。結婚多年,她和江行遠很久冇有過親密的肢體接觸,突如其來的這個擁抱讓她慌了神。芝芝的小手在她麵前晃...名字是《江行遠時暮》的是作家時暮江行遠的作品,純淨無彈窗版閱讀體驗極佳,劇情簡介如下:...《江行遠時暮》第21章免費試讀“行遠……行遠?”

是誰在喊他的名字?

這聲音好熟悉,好熟悉。

江行遠猛地睜開眼,映入眼簾的,卻是時暮略微憂愁的麵容。

見他醒來,時暮問:“最近工作太累了嗎,怎麼在沙發上睡著了?”

江行遠愣住。

這是怎麼回事?

是夢,還是極樂世界?

他不是……自殺了嗎?

“時暮……”江行遠不可置信地看著麵前的人。

他情不自禁地伸出手,撫上她的臉頰。

溫熱的,柔軟的,好真實……

可是,時暮分明被他親手葬在了墓園裡。

江行遠異常的行為讓時暮不禁輕輕皺眉,她伸出手摸上他的額頭,若有所思地自言自語:“冇有發燒啊……”

下一瞬,她的手臂被他拉住,他一用力,她就撞進他的懷裡,被他緊緊箍住。

是真的,不是夢,是真的時暮。

江行遠埋首在她脖頸間,無聲地深吸了一口氣。

是她的味道,是他熟悉的她的味道。

“暮暮,我好想你……”他低聲呢喃,聲音輕得彷彿一片羽毛。

時暮冇有聽清,她輕輕掙了掙,卻發現根本動彈不得。

她有些無奈地說道:“行遠,你太用力了……我快喘不上氣了……”

可江行遠置若罔聞,仍是不肯鬆手。

身後,芝芝從兒童房裡走出來,看見這一幕,她略作害羞地捂住小臉,卻露出眼睛叫道:“爸爸媽媽羞羞!”

時暮臉一紅,用力掙開江行遠的懷抱。

她大步上前,一把抱起芝芝,風一樣的溜進了兒童房。

獨留一個迷惘的江行遠坐在沙發上。

他拿出手機,打開日曆。

2021年2月11日。

是芝芝生日的前一天。

不是死而複生,更像是死亡前的回光一照,像是上天給他機會彌補遺憾。

就算是假的也好,就算這是地獄幻境,他也甘之如飴。

兒童房內,時暮坐在芝芝床邊,盯著空氣微微出神。

結婚多年,她和江行遠很久冇有過親密的肢體接觸,突如其來的這個擁抱讓她慌了神。

芝芝的小手在她麵前晃了晃:“媽媽,你在害羞嗎?”

時暮的心撲通撲通猛地跳起來,她手臂和後背上還殘留著江行遠溫熱的力道和餘溫。

“芝芝,媽媽給你講故事好不好。”她紅著臉避開話題,拿起芝芝枕頭邊的艾莎公主故事繪本。

……

夜深,江行遠看了眼客廳的鐘,已是一點多了。

時暮還冇有從兒童房裡出來,想來今晚是要陪著芝芝睡了。

他無聲地歎了口氣,率粥心想已經重來一次,不能急。

重要的是要不留任何遺憾。

他起身,走到兒童房門前。

他冇有敲門,怕吵醒芝芝,但他知道時暮聽得到自己的聲音,低聲說:“明天是芝芝的生日,我們答應了陪她去遊樂場。”

屋內冇有聲音。

江行遠站在門口未動,半晌終於聽到她的應聲:“知道了。”

“明天我去接你。”說完,他抬步回了臥室,冇有等她迴應。

躺在雙人床上,江行遠仍覺得這一切都不真實。

身旁被褥冰涼,一如時暮離世後那樣讓他心生寂冷。

身上的被子蓋上又掀開,江行遠輕手輕腳摁下兒童房的把手,走到床邊,一把抱起時暮。

時暮從睡夢中驚醒,想要脫口失聲,在想起芝芝時及時啞言。

她不明所以,輕皺著眉看著江行遠問:“你做什麼?”

“今晚不行。”他回道,“隻有今晚不能陪著芝芝睡。”

他抱著她回了臥室,將她放到了床上。

江行遠蓋好兩人的被子,剋製住心底的**,隻是緊緊握住時暮的手。

他要確認她會一直在,而不是一覺醒來就會消失。溜進了兒童房。獨留一個迷惘的江行遠坐在沙發上。他拿出手機,打開日曆。2021年2月11日。是芝芝生日的前一天。不是死而複生,更像是死亡前的回光一照,像是上天給他機會彌補遺憾。就算是假的也好,就算這是地獄幻境,他也甘之如飴。兒童房內,時暮坐在芝芝床邊,盯著空氣微微出神。結婚多年,她和江行遠很久冇有過親密的肢體接觸,突如其來的這個擁抱讓她慌了神。芝芝的小手在她麵前晃了晃:“媽媽,你在害羞嗎?”時暮的心...